恶霸地主“周扒皮”出自他手:《半夜鸡叫》作者高玉宝因病逝世

恶霸地主“周扒皮”出自他手:《半夜鸡叫》作者高玉宝因病逝世

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2月5日电(袁秀月)据媒体消息,12月5日16时12分,知名作家高玉宝因病逝世,享年92岁,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2月7日在大连市殡仪馆举行。高玉宝曾创作多部长篇小说,其中,恶霸地主“周扒皮”便是出自于他的自传体小说《高玉宝》。

靠瓦片钉子学写字

高玉宝是农民出身,1927年4月6日,他出生于辽宁瓦房店孙家屯村的一户贫苦农家。8岁时,他上了不到一个月的学,就被顶债去当长工。9岁时,他随父母逃难到大连当童工,15岁替久病的父亲到大连复县华铜矿当劳工。1947年11月,他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。次年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正是在行军途中,高玉宝学会了识字写字。

高玉宝曾说:“那时我没有纸、没有笔,就找来十几块黑色瓦片背在身上,再把钉子磨尖了在瓦片上刻字来学习,在行军途中,我比别人多背了十几二十斤的瓦片。”

没有老师,他便请识字的人在瓦片上刻“红、黄、蓝、天、地、人”等字,在心里默念字的形状、笔画及其字意。后来,他做了军邮员,有机会要一些铅笔头和废纸,这才告别了瓦片与钉子。

凭着这样的毅力,高玉宝将自己的故事写成了小说。部队南征北战,他也跟着从北方打到南方,一直打到湖南、广西、广东,先后立了六次大功,两次小功。一边行军,高玉宝一边写书。1951年1月28日,他终于写出了20多万字的自传体长篇小说《高玉宝》的草稿。

《半夜鸡叫》竟是画出来的?

与其说写,不如说是“画”。因为很多字高玉宝都不认识,想写的故事又有很多,于是他想出了一个笨办法,不会写的字用图画或符号代替。

“半”字不会写,他画了半个窝头代替。“夜”字画了颗星星表示夜晚。“鸡”的繁体字最难写,他画了一只鸡代替。“叫”字好像在课本上见过,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,便画了一张大嘴,张着口大叫的样子。《半夜鸡叫》就是这样“画”完的。

高玉宝的小说完成后,名字一直没有定下来,有人提议《童年的高玉宝》,有人建议《我的童年》。最后是罗荣桓看完小说一锤定音为《高玉宝》。

1955年,《高玉宝》出版发行,随即引起热烈反响。他每天都收到不少来信,最多时一天收到200多封,装了满满三大木箱。后来,根据其改编的儿童剧和电影《半夜鸡叫》更是家喻户晓,其中,恶霸地主“周扒皮”便出自于此。

《半夜鸡叫》的故事曾引起很多共鸣:地主周扒皮为了辞退辛苦一年的长工,不让他们拿到应得的工钱,想出了半夜学鸡叫的损招。当时,“周扒皮”成为了地主阶级的典型代表。直到今天,遇见黑心老板时,人们还是会骂上一句“周扒皮”。

“能够工作是件多么幸福的事”

1954年,高玉宝被保送到中国人民大学深造。1962年,高玉宝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毕业,后成为沈阳军区专业作家,师级干部。

为了创作,他到部队、工厂、矿山、农村体验生活,获得丰富的写作素材。几十年来,他笔耕不辍,先后创作了长篇小说《春艳》《我是一个兵》《高玉宝续集》,还发表了一些短篇小说、散文、报告文学、诗歌等。

他曾说:“文学是一块净土,又是一座高山,也许我不会攀上峰巅,但我会全力以赴尽力拼搏。”

1988年,61岁的高玉宝正式退休。除了写书,他还把旧社会普通百姓的苦难生活和新社会的巨大变化讲给大家听。几十年来,他先后作报告5000多场,听众达500多万人次。

83岁时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每每想到已牺牲的战友,就觉得自己能活到80多岁,能够工作是件多么幸福的事。他说:“我就觉得我不能停下来。”

2019年12月5日,高玉宝的时间永远停在了92岁,愿他一路走好。